主页 > 毛笔 >

羊毫长远花核转动转动

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

  因为霍舞双现在就站在安宫似的身後,所以安宫似根本没发现所有的人都注意著她身後的人,当她说完那一长串的话後,撂下最後一句「总之,本小姐现在不干了。」将身上的制服外套脱下,很有气势的甩在地上,然後转身,走人。

  只是安宫似一转身就立刻撞进一团柔软里,而被撞到的霍舞双不但不惊讶,还很顺手的将双手环抱在安宫似的腰上,让她贴近自己,浑然不知自己被女人吃豆腐的安宫似满脑子只想著要道歉。一抬头,却也迷失在那张漂亮的脸蛋里,想说的话也全都被抛到脑後。

  时间没有静止,依旧照著它的步调往前流逝,但对安宫似来说时间已停在她抬头的那一刹那。妖艳的脸庞,白皙的肌肤,感觉就像婴儿一样,吹弹可破,褐色微卷长发,绿色的眼眸,妩媚的红唇,完美的笑容,扑鼻而来的香水味一点都不刺鼻,反而只有淡淡的清香,会让人迷失的香气,安宫似极尽自己的可能,却也只想到美艳两个字来形容眼前的女人既美丽又艳丽。

  所有的人都看著抱在一起的两人,但怀抱著安宫似的霍舞双一点都不在乎旁人的目光,刚好高了安宫似一个头的她,微微低头就正好对上安宫似的脸,她现在只想好好的仔细的看著怀里的人。

  近看的她,脸上还有因为刚才动怒的红晕,让原本就已经很可爱的她更加可爱,虽然不是很白,但却有著健康的肤色,即使如此也遮掩不住她那粉嫩的肌肤,越盯著她瞧,就越想咬上一口。

  尽管时间过的再长,正常人也不想破坏能够欣赏到唯美画面的时光,不过就是会不合群的人打破所有人的乐趣。

  老人是第一个从唯美画面醒过来的人,眼看著安宫似如此放肆的“撞”进霍氏集团总裁的怀里却连个道歉都没有,又开始他碎碎念的无敌功力。「臭丫头,注意你的身分,你知不知道你撞到的人是谁。」

  『虽然道德家常说要对长辈有敬,可是被点到死穴还能够忍下来的除了孔子,就是孟子吧!』“啪”安宫似的第一条理智宣告断裂

  而抱著安宫似的霍舞双迷蒙间听到了一声某种东西断裂的声音,心里想著『嗯?好像什麽东西断掉了。』

  『这样说来我既不姓孔也不姓孟,那麽我跟他们应该不可能有任何亲戚关系。』“啪”安宫似的第二条理智再度宣告断裂。

  『脾气又如此暴躁,说话又不含蓄,也不会讲文言文,应该也不可能是孔子转世或孟子转世,所以我不需要实行有容乃大这件事吧!』“啪”安宫似的最後一条理智宣告弃守。

  『啊!又断了。』霍舞双开始觉得自己有幻听,她发现好像只有自己才听的到,其他人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  正所谓事不过三,安宫似的理智也不过三,当她最後一条理智断线後,怒火也开始燃烧,但依旧记得眼前的人是个美女,动作不大的脱出霍舞双的怀抱,转过身来劈头就骂「死老头,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,再说,你叫我道歉我就道歉,当我刚才的辞职是辞假的啊!这个人了不起就是饭店经理,是有多尊贵,难不成她是用黄金打造的,总之,我再说一次,老娘我不、干、了。」

  看到安宫似的怒火,霍舞双才知道刚才的幻听全都来自眼前可爱的女孩,看著她轻柔的脱开自己的怀抱,虽然对此有些不满,但小心翼翼的动作却也让她涌上一种欣喜的感觉。

  安宫似帅气的再说一次辞职的话,转过身来看到霍舞双美艳的脸庞,原本的怒火也浇熄了不少,没有刚才的坏口气,反到多了一些歉意,带了点委屈,「要怪就怪那臭老头。」,手指不自在的搅动,但却死撑著不说出道歉的话,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餐厅。

  看到安宫似离开,霍舞双的心情有点失落,也回到了平时总裁的模样,挂著千年不变的笑容,对著老人说「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,我想你应该会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。」聪明的人都听的出来,言下之意就是叫那老人自动请辞。

  随後霍舞双的视线移到了事件的另一男主角,也就是伸出咸猪手的男人身上,「我希望这种事不要再发生,否则後果自负。」寒冷的语气,让人听的出来霍舞双在警告那个男人,而那男人也只能乖乖的点头,他可不想和“她”作对。

  霍舞双最後的视线落在陈主任身上,「剩下的事交给你处理。」说完最後一句话,也不在管餐厅里的气氛以及其他人的言语,跟随著安宫似离开的脚步往外移动。

  她担心拖延了一段时间会让那女孩就此消失在她的视线,虽然就算今天无法追到,以她的财力只要花点时间、金钱还是有办法找到人,可是不知为何她连一天都不想等,她想要现在就把那女孩留在自己身边,没有原因,就是不想失去她。

  快速的来到饭店门口,发现那女孩还站在饭店门外,双手搓揉著手臂,霍舞双这才发现那女孩穿著白色的短袖衬衫,现在可是2月天,饭店里有开放暖气所以不会觉得寒冷,但外头寒风刺骨,难怪那女孩会冷到整个人都缩了起来。

  站在门口的安宫似,冷的直打颤,刚才太冲动的离开饭店,却忘了拿自己的外套以及私人物品,没有外套就算了,了不起就忍著寒冷回去,可她连钱包都没拿,既没钱坐捷运也没钱坐公车,但刚才如此帅气的离开,现在就这麽走回去拿实在太丢脸了,不过也多亏安宫似陷入天人交战的情况,所以才迟迟没有离开饭店。

  霍舞双来到安宫似的背後,打开身上的大衣将安宫似包住,再稍稍用力的将人往自己身上靠,用自己的体温替她驱寒。

  被一股温暖包围住的安宫似,仰起头来就看到那双绿色的眼眸,心里小小的震撼了一下,『啊~刚才的美女。可惜,她是有钱人。』

  凭著刚才臭老头的话,安宫似直觉的认为霍舞双就是个有钱人,当然她也真的是个有钱人,只是安宫似只以为她是个拿很多薪水的饭店经理,而是不一个让很多人拿薪水的集团总裁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虽然安宫似很讨厌有钱人,也很想对眼前的人不客气,可是说出口的语气却事与愿违,「你干麻?」平淡的口气一点都不像她会说的话,如果是其他人她一定是用骂的,而不是像在描述一件事情般的平淡口吻。

  精明的霍舞双当然看的出来安宫似再态度上的差别,刚才看到自己眼睛里明明就闪过很高兴的讯息,可说出来的话却把它掩饰的很好,不过这并不影响霍舞双的心情,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怎麽把她留在自己身边,笑意加深的看著安宫似说「没干麻,帮你取暖而已。」

  笑容的弧度增加的同时,安宫似也看傻了眼,她没想到有人会因为笑容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美,至少她眼前的人就是这样,现在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更美丽。

  一直看著安宫似的霍舞双,一直看著霍舞双的安宫似,两个人就这麽对看著,像是要弥补刚才在餐厅被人打扰的部分,虽然霍舞双也很想就这麽看下去,不过她更想把人拐走,带回家後再慢慢看。总之,现在要先一歩一步慢慢来,於是问道「天这麽冷,怎麽没穿外套。」

  问到重点核心,安宫似马上回过神来,嘴里唠叨著「还不是那臭老头,害我什麽都没想就跑出来了,现在要我怎麽回去。」不满意的表情全都写在脸上,连腮帮子都鼓了起来。

  『好好可爱,好想亲下去。』,虽然不明白为何会对一个初次见面,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有这种感觉,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麽把她骗回家,但眼前的女孩就是有一种不知名的诱惑吸引著她,连注意力跟思考能力都被她吸走了。

  就再霍舞双忍著想要亲下去的冲动,安宫似突然仰起头带著泪光闪闪的眼眸看著霍舞双说「你可不可以帮我拿。」这样普通的动作,却让霍舞双失了神,诱惑的天使又再度向她招手。

  而安宫似说完这句话後心里也起了矛盾,明明就不想跟有钱人太接近的,没想到自己竟然拜托她帮忙,伸出手抓了抓头「啊~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。」懊悔的哀嚎著,丝毫不知道她明明是想在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。

  这次,霍舞双真的忍不住了,轻轻的托起安宫似的下巴,低下头往安宫似的额头轻轻的印下一吻,『嗯~触感很好,感觉也很好。』

  『刚刚刚是被吃豆腐吗?』恍惚了好一阵子的安宫似,在看到霍舞双带著满意的笑容回望著自己,脑中才逐渐浮出这句早该出现的话,但令安宫似觉得奇怪的不是这女人为何会亲自己,而是自己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,既没有怒骂,也没有动手,只有恍神,实在太奇怪了,刚才在餐厅那男的连碰都还没碰到自己,就赏他了个过肩摔,这女人不但抱,还亲了自己,却连一点反应都没,这真是太奇怪了。

  就再安宫似还在奇怪的同时,霍舞双也把刚才在餐厅里看到的、听到的作了一个整理。第一点:她骂了那男人是死有钱人,从这里可以看出她很讨厌有钱人。第二点:她会来这里当洗碗工,应该是因为这分工作的薪水还挺不错的,也就是这女孩在某种层面上很缺钱。综合出这两点,霍舞双已经想好要怎麽把人拐回家,现在就只要让她答应就行了。

  双手再度缩紧,让安宫似更靠近自己,也顺便让她脱离发呆的情形,等到看到安宫似困惑的看向自己才俏皮的说「要我帮你也可以哦!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」

  「什麽嘛!果然是有钱人,一点小事也要代价。」不满意霍舞双的话,挣脱了她的怀抱,也不管寒冷的天气以及自己的东西,快速的移动打算离开。不过挣脱归挣脱,也许是印象太深刻,深怕一个大动作就会让她受伤,所以动作依旧轻柔。

  这次霍舞双可没打算就这麽让安宫似离开,当安宫似挣脱自己怀抱开始移动时,霍舞双马上伸出手将安宫似拉回自己的怀抱,还很刻意的让安宫似正面落入她的怀中。

  正当安宫似打算抬头骂人时,霍舞双已经露出一脸无辜样,眼睛里也泛著淡淡泪光,手指点在自己的下唇,用著无辜到极点的声音说「人家只是想帮你的忙嘛!」说完,眼泪还很刚好的滑落在她漂亮的脸颊上。

  完败!安宫似看到这付可怜样,哪还有心情骂人,慌张的说著「我我知道了别哭了啦!」将被抱再怀里的手抽出,轻柔的替霍舞双抚去,却在内心叹息著「唉~怎麽好像一直被牵著鼻子走。」

  「不生气?」霍舞双依旧用著无辜的口气说著,可内心找已经波涛汹涌,『好可爱,超可爱,好想亲下去喔!』

  「嗯!不生气。」唉~你都掉眼泪了,我怎麽还能生气。也许是因为从小照顾孤儿院的孩子,所以每当看到有人露出孩子般的无辜表情外加落泪,就算真的不是自己的错,安宫似也会毫无坚持的先行道歉,所以当她看到霍舞双的表情,马上抛弃自己的原则,败下阵来。

  「那我就当你答应我罗!」霍舞双像看透了安宫似一样,心里算准了她就是对这种表情没辄,得寸进尺的逼迫安宫似就范。

  「这」虽然对这种表情没辄,可要她就这麽乖乖的说好实在很难。

  犹豫的表情落入霍舞双的眼里,马上又露出快哭快哭的无辜样,惹的安宫似又乱了起来,「好。」就这麽的脱出口。

  提供经典美文欣赏阅读,优美散文欣赏,情感故事美文,爱情美文诗歌大全短篇故事在线阅读欣赏

本站文章于2019-10-05 20:09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羊毫长远花核转动转动
已点赞:105 +1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
关于我们
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品牌介绍
  • 诚聘英才
  • 联系我们

学生/家长

  • 帮我选学校
  • 帮我选专业
  • 投诉/建议

教育机构

  • 如何合作
  • 联系方式

其他

  • 投稿合作
  • 权利声明
  • 法律声明
  • 隐私条款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
4006-023-900
周一至周六 09:00-17:00 接听
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
扫描访问手机版
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